设置

关灯

第十一章 知见障(第1/2页)

    一秒記住『笔♂趣÷读→WWw.BiquDU.Tv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南天院是在建康城南鸣鼓山上。

    林意这住所是在城北。

    若是没有马车,步行去就是晨时出发,要傍晚才到,大半日的时间。

    南天院也是寄宿,即便有可以离院的时间,估计也很难得会回这处住所了。

    林意米缸里本身存粮不多,够他平时食量几天的量,想到这些,他索性便是全部一锅煮了。

    金蟾雷音法是一门以吐纳带动内脏鼓动,壮大内腑的修行法门,掌握熟练,呼吸吐纳之间腹部如金蟾鼓气,内脏之中如有雷音震响。

    至于真气刺窍术,便是真气推动气血流动,刺激体内一些专针对于胃、肠的窍位,不至于积食不化。

    这两门功法在修行者世界里是基础的法门,在前朝,对于一般的学院而言,是可能会有气感的学生会教授这样的法门,而在齐天学院这种级别的名院,则是一开始就直接全部传授。

    林意是齐天学院那几年学生之中的佼佼者,金蟾雷音法这样的基础修行法,他早已炼得纯熟,而且当年就是同窗之中,能够发出雷音的数人之一。

    当饭米渐熟,林意便随意坐在榻上,静心凝神,只是片刻时光,他便已入佳境,呼吸吐纳之间,肚皮真是如同一只大蟾的腹部高高鼓起又变得瘪成一团。

    再数个呼吸,他内腑便以独特频率震动起来,深及内里。

    他腹部先是发出“刚古”“刚古”的古怪声音,渐渐这声音也消失,变成一种又像是雷鸣,又像是沉闷巨钟不断震鸣的声音。

    修行者能够辟谷,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饮不食,除了用灵气滋养肉身之外,其实也是用真元抑制脏器活动,令自身消耗降至极低。

    现在林意这反其道而行,顿时口中生津,强烈的饥饿感随之而来。

    待饭米彻底熟透,林意便取了粗瓷大碗,不顾烫口,大口吞嚼起来。

    连续三碗过后,林意已有饱意,而且只这样吃饭觉得无聊,而且口中乏味,他便索性又切了点酱菜,从屋外院子里扯了些野菜,用瓦罐烧了个菜羹。

    就着菜羹,林意食欲大开,竟是将平时足够吃上几天的一锅饭全部硬生生吃落了肚。

    他撑得难受,肚子鼓得和怀孕数月的妇人一样,根本连金蟾雷音法都不敢用,生怕肚皮剧烈鼓胀间,直接就涨裂了。

    要真做一个饭桶也不是简单的事情。

    林意苦笑了一下,闭上了双目。

    当他闭上双目的瞬间,原本沉寂在他体内的一缕缕黄芽般的真元,开始悄然游动起来。

    真元能够做很多的事情。

    比如化为纯粹的力量,绽放杀意,比如推动气血的运行,祛病强身。又比如此时,这些真元顺着他的心意驱使,流动得越来越快,轻柔而无息的变成针状的气流,冲入他体内的一些窍位。

    窍位里的气血流淌得快了起来,从涓涓细流变成壮阔的河流,然后行向那些已经不堪负担的脏器。

    林意的肚子里也响起了轻微的响声。

    这声音来自于他的内腑深处,若说金蟾雷音法的声音有如闷雷,现在他腹中的声音,却是犹如牛哼。

    不知过去多久,他感觉身体变得轻松起来。

    接着便是一阵强烈的倦意袭来,他便很自然的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黑夜过去,旭日升起。

    林意并没有睡得很死,相反他似乎比平时更为敏锐,当第一缕阳光落在他脸上时,他便惊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已经没有了涨腹感。

    和平时在清晨醒来时相比,他的脑海似乎更加清晰一些。

    然而除此之外,似乎没有丝毫的变化。

    修炼是日积月累,水滴石穿的过程,凝练黄芽也是如此,林意当然明白只是一夜之间的修炼不可能带来明显的改变,然而不知为何,他隐然有一丝古怪的感觉,觉得哪里有些不对,但是却又感知不出来。

    明日才是南天院报道,林意不比其他世家子弟,

  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