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13章 准备诗会(第1/2页)

    王刘氏回过神来,抽鼻子闻闻,好像自己儿子炖的汤,味道是和大街上卖的羊汤不一样,感觉少了些羊骚味,多了些清香,闻着就想喝一口,听到儿子说要买香料,有些心疼钱道:“不用了吧,咱家现在汤的味道就比一般的羊汤香很多啊”,苏白笑道:“那是因为葱姜蒜先被我炒了一遍,加上松木去除异味,这才闻着香,加上香料以后保准味道提升一个档次”。

    王刘氏还是有些犹豫,苏白继续劝道:“咱家的汤越好,才能更吸引人来喝,娘你想一下,是一天卖一百碗赚得多,还是一天卖二百碗赚的多?”。王刘氏没好气的捏住苏白的耳朵道:“好你个大牛啊,读了两天书就觉得你娘傻了是吧?这种简单的问题你也问我,是不是看不起你娘啊?”,苏白赶紧求饶,表示自己绝对没有过这种想法,赌咒发誓下王刘氏才撒开了手。

    苏白看向王兴,发现王兴根本就没在意这些细节,眼睛一直盯着在锅中起起伏伏的羊腿骨,上面还挂着一些没有剔除干净的肉。苏白叹息一声,自家现在的生活条件真是太差了,王兴孝顺,有什么好吃的都是先紧着父母吃,等父母吃完了在拿回家,自己舍不得吃给老婆孩子吃,自己干最累的活,吃最差的饭。

    也许华夏几千年以来沧海桑田一般的变化,没有变化过的应该就只有这种责任,和亲情了,哪怕是在现在的华夏,为人子,为人父的这个角色,依旧是吃最多的苦,抗最重的担,为的,也就是身后的家人....

    苏白也没管这些,伸筷子就把锅里的羊腿捞了出来,现在的羊肉煮是煮熟了,但是之前苏白没放多少盐,也好吃不到那里去,直接递给王兴道:“爹,你吃吧”,王兴一怔,随后脸一红道:“你吃吧,你学习用脑子,爹不饿,一会喝口汤就行”,不知道是不是为了配合这句话,王兴的肚子适时的‘咕噜’了一声,王兴脸更红了。

    苏白不由分说的把羊腿塞进王兴的手里道:“吃吧,爹,咱家以后会越来越好的,你看看儿子这两天就赚了这么多的钱,放心吧!以后羊腿在咱家就算不上是什么好东西了,总有一天让你看见羊腿就吐”。爷俩嘿嘿傻乐起来,王刘氏没好气的说道:“八字还没一撇呢,先吹上牛了,我倒要看看你俩是怎么个看见羊腿吐”,不过她那微微上翘的嘴角,还是让人知道,她现在的心情不错。

    出锅的时候加入了一些盐,说真的,如果能不吃的话,苏白是真的一点也不打算碰这些盐,这些烟是五颜六色的,对!就是五颜六色!不是我们现在经常吃的白色的盐,微微发黄,里面还有一些其他颗粒,应该是矿盐中的一种,苏白严重怀疑大唐人的平均寿命低,就是因为吃这种盐中毒了。

    无奈的是他现在实在是想不起来精盐是怎么提炼出来的了,最后无奈也得用一点,盐是百味之首,没盐可不行,特意让王兴买些精盐回来,王刘氏不同意,苏白就说这是做好汤必备的,现在的盐几乎是苦涩的味道多过咸味,所以现在的唐人做菜调味的时候,更喜欢用酱料。

    王兴吃的那叫一个狼吞虎咽啊,也就是咬不动骨头,要不然非得连骨头都嚼碎了咽下去一样,苏白喝了一碗汤,虽然是没有羊骚味,但是调料实在是差了一些,连最基本去腥气的料酒都没有,得亏这个可以用酒来代替,把细节全都告诉了王兴,让他明天买些锅碗瓢盆和原材料,后天一早就去支摊子,到时候拿着钱去找王监市,就说是《明德学院》老刘介绍来的就行,一定能给找个好位置。

    在家里吃了点羊肉,虽然是香料什么的都没有,但是做的也比昨天大厨做的那些要好吃多了,王兴非要送苏白回学院,说是长安里面的马太多了,怕苏白一个人走不安全,爷俩走出房门,苏白小声道:“这种盐不能多吃,我在书上看到了,这种盐是有毒性的,咱家以后买精盐吃”。

    王兴有些为难,实在是这个时候的精盐价格有些夸张,苏白道:“不能为了这些小钱,伤了咱家人的身体啊,你想啊,好日子在后面呢,咱们现在伤了身体多不值得”,王兴这才想起来,对啊,现在自己也是做买卖的了,吃点精盐怎么了?柱子家不就是经常**盐吗?

    

  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