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七章 黑心(第1/2页)

    莫名其妙的被人堵路,还被指着鼻子骂,张云起哥俩都有点火气,尤其是张云峰,他这种忠厚的庄稼人平日里从不惹事,但有事绝不怕事,跳下车就要和气焰嚣张的赵四平开撕。

    “哥,让我来处理。”

    张云起一把拉住了张云峰,他大哥人实诚,不大会讲话,现在情况都还没搞清楚,犯不着上手,他转头望了一眼赵大柱,目光又很快地落在一脸愤怒的赵四平身上,笑着问道:“赵哥,这是怎么了?好端端的堵路干嘛呀?”

    “赵你马拉戈比!”

    赵四平朝地上吐了口浓痰:“石老头的四百斤烤烟,老子早预定了,你哥俩凭什么收?”

    张云起还在笑:“赵哥,消消气,火大伤身,今天下午咱是收了石老头的四百斤烤烟,但咱办事一向守规矩,没越界呀。”

    赵四平一脚踩在拖拉机的车头上:“装什么蒜!那四百斤烤烟,老子昨天就和石老头商量好今天来收,是老子的!你他娘的半道截货,还不算坏规矩?你们这两个兔崽子觉得老子好欺负是吧?滚下来……”

    赵四平骂骂咧咧了半晌,张云起忍耐力还行,有火也还没到发的时候,他听着听着,就搞明白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原来昨天赵四平在石岭村收烤烟,有个叫石老头的烟农嫌进城卖烟麻烦,找赵四平看烟,他有四百斤中部烤烟,赵四平心黑,给定了90斤的中部一级,310斤的中部二级。

    当时赵四平已经收了一车烤烟,满了,石老头的四百斤烤烟装不下,两人就约定好今天过来买烤烟,但好巧不巧的,今天下午他哥俩来石岭村收烟,石老头抱着货比三家的心态,又带着他哥俩看烤烟。

    这一看就看出了问题,石老头400斤的中部烤烟里面,大哥给定了130斤的中部一级,270斤的中部二级。这个定级没毛病,在封阳县也是这么个定法,问题就出在大哥没赵四平心黑,他按照烟草站的定法,会比赵四平多出40斤的中部一级烤烟,这一来回就多了40块钱的收入。

    对于偏远农村的烟农来说,40块钱也不是小数目,石老头想都没想就把烤烟卖给了他哥俩,并且把这事儿告诉了村里其他烟农,后面赵四平去石岭村收烟,烟没收到,还听到了一大堆恶心话。

    本身同行是冤家,赵四平恨他哥俩抢生意,现在搞出了石老头这事儿,十里八乡的烟农都会说他赵四平心黑,要钱不要脸,谁还会把烤烟卖给他?赵四平觉得这是砸他的饭碗,坏他名声!烤烟也懒得收了,开着拖拉机把他哥俩给堵了。

    张云起可真没想到这么点背,买个烤烟都买出这么大的是非。

    如果早知道石老头和赵四平约定好了,这四百斤烤烟他不会买,不是怂,而是犯不着,这十里八乡烟农那么多,跟谁买不是买?但既然买了,他也不怕事儿。

    张云起扭头看了眼站在赵四平后面的赵大柱,这家伙长得人高马大,像一头熊,真撕起来很棘手。

    张云起跳下车,走到赵四平面前,脸上已经换上了讨好的笑容:“赵哥,咱都是吃这一碗饭的,有事情好

  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