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一章 选道大会(第1/3页)

    第一章 选道大会 (第1/3页)

    大唐归元二年春天,崆峒山下的接引院里内格外热闹。

    一年一度的选道会即将来临,让接引院等待出家当道士的孩童们既紧张,又十分期待。

    大唐自玄宗皇帝李隆基起便抑佛兴道,尊老子为李氏之祖,追封为玄元皇帝,道教由此兴盛。

    天宝元年三月,天子李隆基驾临崆峒山弹筝峡,在紫霄天宫祭祀玄元皇帝老子,并敕封紫霄天宫等六宫为崆峒山三清正统,由朝廷供奉。

    从此,崆峒山紫霄天宫及其下属的两宫三观便吃上了皇粮,衣食充足,不再为生存所忧,也不肖与其他野道为伍,卓然傲立。

    今年又与往年不同,肆虐多年的安史之乱即将结束,眼看天下安靖,紫霄天宫便宣布将扩大选道名额,使接引院的孩童们更加期待。

    接引院的三百余名孩童主要来自陇右、河西和关中等地,大多七八岁,有家境贫困、想进道门吃碗饱饭的寒门卑童,也有一心向道,投身于在三清门下替家族消灾祈福的豪门世家子弟。

    崆峒山有数十座道观,想出家为道并不难,但大家都想进紫霄天宫及其下属的两宫三观,就像后世人打破头都想挤进机关事业单位一样。

    每年春天,紫霄天宫下属的两宫三观都会来接引院选道一次,这可是崆峒山的大日子。

    夜渐渐深了,第二寝堂内的百余名孩童依旧兴奋难眠,窃窃谈论着明天的选道大会。

    “听说明天要选六十人上山,两宫三观各选十二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按照什么条件选呢?”

    “笨蛋,当然是按照练武资质来选,身体越强壮越好,哪年不是这样?”

    “那‘割草’今年不是又完蛋了?”

    “那是他活该,长那么高的个儿,却弱不禁风,动不动就晕倒,连野道观都不会要他,他早就该滚回灵州了,居然还在这里赖了三年,脸皮也够厚的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他家族不准他回去,今天若再选不上,他只能去讨饭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上次被张虎儿一拳打烂鼻子,晕了三天,好像醒来后就变成白痴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哟!这下子他连叫花子都当不成了。”众孩童都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时,门口传来一声怒吼,“都给我闭嘴,再不睡觉,看你们明天拿什么选?”

    寝堂上顿时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在最里面的角落里蜷缩着一个孩童,他身子显得比别的孩童要长一些,身上只盖着一张薄薄的破毯子,在木地板上和衣而睡,早春二月,正是乍暖还寒之时,夜里十分寒冷,他被冻得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这个孩童就是其他人口中的‘割草’,他姓郭,因身体瘦弱像一根草,大家又叫他郭草,谐音就是‘割草’。

    他全名叫做郭宋,今年八岁,是灵州郭家送来崆峒山出家的祈福子弟,他父母双亡,无依无靠,郭家自然便选中了他。

    在接引院已经呆了三年,接引院每日只供一餐,他又身无分文,长期处于饥寒状态,当然长得瘦弱,莫说紫霄天宫看不上他,就连其他野道观也不要他,野道观自身就生存艰难,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