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二十章 斗剑母架二十四!(第1/3页)

    第二十章 斗剑母架二十四! (第1/3页)

    一秒記住『笔♂趣÷读→WWw.BiquDU.Tv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寅虎年六月二十四,忌安葬,宜斋醮。

    福义大厦。

    茱蒂和红鬼坐在包厢的沙发上,目光汇聚到场下李阎手里的兵器上面。

    李阎持八面汉剑,长一米三,宽三指,剑刃粼光四射,血槽晦暗,气度森严,剑身上面刻着“气生万景环成屈龙”八个大字。

    张明远持拦面叟,杆长九十厘米,烟锅连刃宽四指余。两端裹生铁,中间是斑斑点点的木杆。烟嘴呈鸟喙状,略弯。

    “阿红,你这把剑哪里搞的,靠唔靠得住?”

    茱蒂有点不放心。

    “安啦茱蒂姐,这是太岁的私人珍藏,见过血的利器,冇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一米三的汉剑听上去没有多长,可李阎握在手里,却能明显看出比寻常人想象中的铁剑长出一大截。充满了视觉压迫感。

    余束就坐在人群之中,黑亮的马尾辫搭在胸前,听着周围赌客的交头接耳,自言自语:

    “汉剑凶烈,最耗气力,他也不像个找死的白痴,难不成我真走了眼?”

    汉白玉的擂台之上,两人相面而立。

    张明远深深吸了一口气,九龙城寨的人没听说过河间瘦虎的名号,他却如雷贯耳。

    惊鸿一瞥中高达81%的古武术造诣已经摆明二人身手上的差距,所以李阎听说他主动要求和自己在擂台上决一胜负,才会显得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可张明远,不觉得自己一定会输。

    少年拱了拱手。“枝子门,张明远。”。

    李阎端详着手中汉剑,闻言抬起头来,说道:“河间,李阎。”

    张明远单手握住烟杆,双腿微曲,脚步迸发出去与地板摩擦发出嗤地一声,身形如掠过地面的鹰隼冲向李阎。

    李阎手向上一挑,匹炼一般的剑刃削向张明远的手腕。张明远不躲不避,烟杆往下扣,烟嘴勾住汉剑剑锋,把剑身往旁边一带,人如开弓之箭向前冲去,烟袋上刀刃划向李阎握剑的手指!

    “着!”

    张明远怒喝出声。

    李阎来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